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光速跑者号 >> 正文

【看点】苏媚儿(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苏媚儿,杏眼,削肩膀,俏丽、活泼,大家都喜欢叫她媚儿。

没出生的时候,苏媚儿的爸妈特别希望她是一个男孩,虽然愿望落空,但依然对她宠爱有加。

苏媚儿打小就有一种男孩的性格,率真,野性,顽皮,活泼……胆子特别大,有人把汽车停在乡下的路边,其他孩子只敢在旁边瞧热闹,她却敢爬上去瞎捣鼓,竟然把汽车弄进了路边的水沟里,让汽车司机哭笑不得。

苏媚儿从乡下初到京城的时候,尽管京城高楼林立,人流如潮,繁花似锦,令人头昏目眩,但她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适应,倒像是一条游进深海的鱼,愈发自由活跃。

苏媚儿人长得好看,又经得住场面,尽管学历不高,还是有很多公司愿意录用她。因为平日无拘无束惯了,又不擅溜须拍马,因此,在勾心斗角的公司里总是干不长。通常的情况不是公司辞了她,而是她炒了公司的鱿鱼。

既然不能在公司里按步就班地上班过日子,她就决心另寻他路,她不相信偌大的京城就没有一个容得下她的位置。

苏媚儿认识了一个新朋友,叫唐雪,湖南人。

也许是得益于洞庭湖水的滋润,唐雪和苏媚儿一样,出落得楚楚动人。凤眼,鹅蛋脸,肤若凝脂,回眸一笑,千娇百媚……

二人相识纯属偶然。

当时在一辆拥挤的公交车上,一个小偷趁着混乱,把手悄悄伸向了唐雪的挎包,这时恰巧被同乘一辆车的苏媚儿瞧见了。苏媚儿急中生智,假装和唐雪很熟的样子,大声跟唐雪打招呼。小偷见状,便悻悻地收了手。

得知情况后,唐雪十分感动。于是,二人便在车上聊了起来,越聊越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临别的时候,双方互留了电话,约定方便的时候,在一起聚聚。

就这样,一次偶然的邂逅,她们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唐雪约苏媚儿去她那里玩。

唐雪租住在西四环城中村的一个农家小院里。

说是农家院,其实院主人家早已不务农了,只有些生锈的农具还放在杂物间里,暗示着这家主人过往的身份和经历。

京城日新月异地发展,一环又一环,像不可遏制的潮流,向四周扩散。昨天还是种菜的地方,今天就可能被大大小小的开发商跑马圈地,紧接着,一栋栋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便拔地而起。开发商赚得盆满钵满,而没有及时拆迁的农家院,便形成了一个个独特的城中村。

这些村民早已无地可种,他们从开发商手里拿着征地补偿款,并将多余的房屋租给外来务工人员。一个院子里,算上主人家,通常会住着三、四户人家。

唐雪就租住在这样的院子里,不仅仅是因为房租便宜,更图的是小院的隐秘宁静。

唐雪平时爱花也喜欢养花,窗台上总是放着一大盆太阳花。一朵朵细碎红艳的花朵,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美丽而坚强。

唐雪喜欢在开满太阳花的窗台上一手托腮,一手拿着好吃的点心,哄逗隔壁的小女孩。小女孩步履蹒跚,稚嫩的笑声如同银玲,唐雪就和小女孩一起笑,笑声顿时便弥漫了撒满阳光的小院。

唐雪白天不上班,在家休息。傍黑的时候,专门有一辆红色的小轿车来接她。这时的唐雪妆容整齐,描眉、擦粉、涂口红,一对来回晃悠的大耳环直垂肩胛,风尘、妩媚……

唐雪告诉苏媚儿,她在一家夜总会上班,说是上班,其实就是坐台。

这家夜总会叫“胭脂玫瑰”,开在市郊一个隐蔽的地方。

据说,“胭脂玫瑰”的老板背景很深,黑白两道通吃,没有人敢轻易招惹。

“胭脂玫瑰”的外表不太招眼,但内部装修却非常豪华,单是楼梯扶手,表面就全部镀金并有精心雕镂的花卉图案,大厅更是金碧辉煌,流光溢彩……

来这里的皆是达官名流,商贾巨富,个个志得意满,神采奕奕。

“胭脂玫瑰”不仅招用像唐雪这样的青春美少女,还会邀请一些明星前来助阵,歌舞笙箫,美酒飘香,通宵达旦……

唐雪只坐台,从不出台,薪酬按业绩提成,小费可以自得。一月下来,收入相当可观。

苏媚儿了解这一切后,立刻心动,恳求唐雪介绍她去“胭脂玫瑰”。

苏媚儿是一个大美人,又年轻活泼,在唐雪的极力引荐下,老板那里很快便一路绿灯通过了。

娇俏妩媚,杏眼秋波荡漾,削肩膀上的大耳环熠熠生辉,苏媚儿游走在顾客间,优雅自如。一时间,苏媚儿俨然成了“胭脂玫瑰”炙手可热的花魁!

然而,事情远没有苏媚儿想的那么简单。

表面上看,来“胭脂玫瑰”的顾客个个衣冠楚楚,温文尔雅,一副很有教养的样子,但一旦避开人群,与这些年轻美貌的女孩子们在包厢里单独相处的时候,便显现出另一种状态。

许多顾客来这里,打着休闲应酬的幌子,实则是找乐子,渲泄情绪。他们大把大把地花了钱,自然就有权利要求提供最好的服务。因此,来这里的女孩子除了美貌,更需要智慧和情商。要学会洞察不同顾客的不同心态,并学会如何从容应对,既要保护好自己,又要让顾客满意,要做到二者兼顾,游刃有余,谈何容易?干了一段时间,苏媚儿就开始迷茫起来。

而发生在唐雪身上的一次变故,彻底让苏媚儿改变了当初的想法和态度。

唐雪的母亲患有心脏病,父亲在一家私人煤矿挖煤时砸断了腿,还有一个弟弟正在上高中。因此,家里的生活重担全都压在唐雪一人身上,尽管唐雪收入不菲,还是有些窘迫。

唐雪在“胭脂玫瑰”认识了一个做电缆生意的,姓李,很年轻,大家都叫他小李子。

小李子虽然年纪很轻,却沉稳老练,精明强干,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在业界小有名气。

小李子长得帅,一米八五的身高,国字脸,高鼻梁,很招女孩子喜欢。因此,当小李子追求唐雪的时候,唐雪很快就心动了。

他们开始在外面约会。

再之后,他们便开始同居了。

同居后不久,唐雪便感到身体不舒服,就偷偷去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医生告诉她,她染上了性病。

唐雪无法承受这突入其来的打击,就一个人躲在屋里割腕自杀。幸亏被苏媚儿及时发现,才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

苏媚儿怕唐雪还会出什么意外,当晚没有走。她陪唐雪睡在一张床上。那晚,她们谈自己,谈女人,谈男人,谈“胭脂玫瑰”,谈着谈着,就哭了,眼泪整整泡了一个夜晚。

第二天,苏媚儿毅然决定辞职,她对“胭脂玫瑰”的生活真的厌倦了。

苏媚儿从此再没去过“胭脂玫瑰”。

苏媚儿终于明白,“胭脂玫瑰”终究只是个收割青春和美貌的地方,而一个女人的青春和美貌迟早是要凋零的,凋零之后,谁还会再想起你和她曾经的美丽和风光呢?

苏媚儿遇到了一只猫。

一只有着缎子般柔软皮毛的猫,眼睛像铜铃,双耳耸立,耳尖还时不时地来回微微颤动。

猫是天生的模特,无论坐姿卧姿,还是步行的姿态,都妖娆而优雅。

猫有九条命,九条命的猫注定坚强又坚韧。

猫有奴性,但也有傲骨,从不完全盲目听命于人。

比起狗来,苏媚儿更喜欢猫。

在和这只猫相处的日子里,苏媚儿的心情渐渐舒畅起来。

猫的爱情是隐秘的,只在春天的夜晚里悄悄开始。

猫的爱情是神秘的,春夜的叫声是她们爱情唯一的宣言。

九条命的猫,有九张面孔,九颗心,九条尾巴,九种爱情。

苏媚儿凝视着猫,内心五味杂陈,恍恍惚惚,仿佛自己也变成了一只猫,一只有九条命九种爱情的猫。

当然,这只是幻觉。

苏媚儿永远只是苏媚儿,猫永远只会是猫。

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感世界,无论如何招手,永远都只能隔河相望。

苏媚儿又找了一份推销的工作。确切地说,是推销奢侈品的工作。从法国巴黎的香水到意大利罗马的时装,从南非的钻石到缅甸的翡翠,从瑞士的钟表到奥地利维也纳的乐器,苏媚儿在世界最时尚的地方来回穿梭,为国内的阔太太们提供最新潮的信息,穿针引线,达成了一桩桩她们心仪的交易。因此,杏眼,削肩膀,喜欢戴大耳环的苏媚儿,深受这帮阔太太的信任和欢迎。

苏媚儿也因此从中获取了巨额利润,实实在在地变成了一个小富婆。

此时的苏媚儿突然想恋爱了,就像一只春天的猫。

苏媚儿真的恋爱了。

郭箫潇坐在公园的湖边吹箫。

箫声忧郁,蜿蜒缠绵,似雾若烟……

湖畔,垂柳依依,柳丝轻拂湖面,一抹夕阳斜照过来,将湖水晕染成一片金黄色。

苏媚儿正沿着公园的小路散步,突然被这婉转的箫声吸引。

苏媚儿循着箫声,看见了正在湖边吹箫的郭箫潇。

苏媚儿看了一眼,回过头,又看了一眼。

苏媚儿不禁怦然心动,隐隐约约感到,她和这个吹箫人将会发生什么。

一片乌云遮住了残阳,天突然下起了雨。

雨溅在湖面上,泛起一串串密密的水花。

雨来得突然,苏媚儿一时竟不知所措。

正当苏媚儿尴尬地寻找躲雨的地方时,一把伞突然罩在了她的头上。

是郭箫潇。那个吹箫的小伙子,此时正打伞为她遮雨。

苏媚儿没有注意到这个吹箫的家伙是何时来到她身边的。

二人对视一下,苏媚儿没有拒绝,也没有躲闪。

谁也没有主动说话,只是相互挨着,共着一把伞,默默在雨中往前走。

苏媚儿能清晰感受到这个年轻男人的体温。

一种散发着男人特有的荷尔蒙的体温,很温暖,很有力。

苏媚儿忍不住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顿时感到这个男人好高大。

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雨停了。

苏媚儿挪开自己的头,脸上一片绯红,一双杏眼明亮如宝石。

苏媚儿想说声谢谢,却一时开不了口。当能开口的时候,郭箫潇已经收起伞,转身走远了。

苏媚儿望着郭箫潇的背影,心这才狂跳起来,感觉脸颊有些异样,用手一摸,好热……

不期而遇的爱情勾人心魄。

未知和期待让恋爱的女孩魂牵梦绕。

偏偏爱上他。

就是爱上他。

前世注定,还是今生的缘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要拥有,现在就义无反顾地去爱,像飞蛾扑火,像梁祝化蝶。

苏媚儿总是身不由己地每天去公园。

苏媚儿的心不在公园,全在公园湖边吹箫的那个人身上。

这几天郭箫潇没来公园的湖边吹箫。

苏媚儿的心空荡荡的。呆呆看着一只喜鹊在湖畔的草地上散步,然后看见又飞来一只喜鹊,两只喜鹊嬉戏着,最后扬起翅膀,一起飞向对岸的柳树。

苏媚儿相信他会再来的,会再来吹箫。

果然,当苏媚儿第三次步入公园的时候,远远地就听见了箫声。

郭箫潇还坐在湖边的那块石头上,吹箫。

箫声婉转,律动的旋律一波波直向苏媚儿袭来。

苏媚儿心中顿时漾起一圈圈涟漪,恍恍惚惚,仿佛有些醉了……

苏媚儿来到郭箫潇面前。

郭箫潇并没有停止吹箫。

箫声忽高忽低,天空的云朵缓缓漂动,湖水轻柔地荡来漾去。

苏媚儿说,谢谢你,你那天的伞。

郭箫潇这才放下口中的箫,说,我也谢谢你,是你那天给了我的伞一个表现的机会。

苏媚儿说,这里是京城,不是杭州西湖,你以为这里有断桥,还有白娘子和小青吗?

郭箫潇却狡黠地反问,假若我是许仙,你愿是白娘子吗?

苏媚儿嫣然一笑,说,我们素昧平生,凭什么要我做你的白娘子呢?

郭箫潇说,我们怎么就素昧平生了?前天下雨的时候,我们不就相识了吗?

苏媚儿说,你这人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了。下雨之前,我们又何曾相识了?

郭箫潇说,是通过箫声认识的呀!我的心在这边,你的心在那边,是箫声把我们的心连在了一起呀!

回想那天自己曾几次回头看这个吹箫的家伙,莫非被他注意到了?

想到这儿,苏媚儿不禁羞红了脸。

郭箫潇俏皮地说,你这个样子真好看,比白娘子还美哩!

世上的女人都这样,喜欢听别人夸自己美。听了这话,尽管感觉眼前的这个家伙有些油嘴滑舌,苏媚儿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苏媚儿抬起头,岔开话题说,你的箫吹得真好,受过专业训练吗?

郭箫潇回答说,我是自学的。

苏媚儿疑惑地问,自学也能吹得这么好吗?

郭箫潇说,有人吹箫只用嘴,而我是用心吹的。用心吹出的箫声才有灵性,有翅膀,就像用心去爱一个人,这样的恋爱才是美好的。

没想到郭箫潇竟说出这番话来,苏媚儿不由得暗生敬慕,脸色愈发娇羞。

郭箫潇一本正经地自我介绍说,鄙人姓郭,叫郭箫潇,现漂在京城,无固定职业,爱好诗歌、音乐、绘画。

苏媚儿一笑,调侃道:原来你不是多情的许仙,倒像是风流的唐伯虎了。

郭箫潇接过话题,俏皮地说,那你就是秋香了。

苏媚儿脸又一红,杏眼圆睜,故作生气地说,谁是什么白娘子秋香了?我是苏媚儿,大家都叫我媚儿。

郭箫潇也故意拖长声调说,我知道了,你叫—苏媚儿—媚儿。

苏媚儿转移话题说,都说南方的笛子北方的箫,你这人看起来油头滑脑,箫吹得还是不错的。

听了这话,郭箫潇突然得意起来,伸手拉住苏媚儿的手,一时竟忘了放下。

癫痫病如何治疗比较好
癫痫病发作起来怎么办呢
郑州专业的癫痫医院在哪

友情链接:

普度群生网 | 什么降压药好 | 申彗星和 | 氘代二甲基亚砜 | 天天饮食锅包肉 | 喵喵之歌歌词 | 好想你枣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