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韩剧雅典娜 >> 正文

【流年】和解(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丑红已经第三次下楼来拿酒了。丑红穿着大红色的滑雪衫,没有系扣,她用双手拢紧滑雪衫就下楼来了。小民看见滑雪衫下丑红二只白光光的脚,小民知道丑红里面什么都没有穿,胸罩没有戴,内裤也没有穿,大红的滑雪衫里面就是一个白光光的身子。小民看见丑红的脸色非常疲惫。他问丑红说:“还不行吗?”丑红看了他一眼,从桌子上拿了酒就上楼了。桌子上的菜基本没有动。菜是做给国平“大王”吃的。国平这狗贼哪有心思吃菜,他要吃的是丑红。丑红被他吃了二个晚上了,还没有吃完丑红,不知道今天晚上行不行?能不能完?

“狗贼,我恨不得杀了你。”小民喝了一口酒说,声音小得连自己也听不见,还不如屋外“沙沙沙”地响着的下雪声大。

国平的家伙居然不会硬,居然不会硬!这是小民绝没有想到的。国平要睡丑红前,小民提出丑红到他家里去。国平这狗贼说,我就要在你的床上睡她。小民又提出让国平戴套。国平说让我戴套?我还对你说了,如果丑红怀上了,还得给我生下来,她得先给我生儿子。小民能说什么呢,他现在是什么也不能说,说什么也没有用。你说,一个男人,一个不得不把自己的女人送给别的男人睡的人,还能说什么呢!

“狗贼,你会不得好死的,老天会报应你的。”小民听着楼上的声音说。

小民不知道这是影碟机里的声音,还是丑红发出的声音。二个晚上国平的老二都起不来,把丑红弄得疲惫不堪。

丑红对小民说:“你不要去日本了,我们离开这儿吧,我们逃到我的娘家去。”

小民说:“日本我可以不去,可是,我们逃得过初一逃得过十五吗?我们能逃,我爹娘能逃吗?”

丑红就不响了。

小民说:“今天晚上再试试吧,实在不行,再跟他谈,是他自己不行,如果还不放过我们,就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如果不是为了去日本,小民真的就跟国平这狗贼鱼死网破,拼了他。

小民支起耳朵细细听着楼上的声音,他听清这确实是影碟机里发出的声音,这个片子他与丑红看了好几次了,那是一个戴着墨镜的日本男人在一片广袤的、绿油油的草原上干一个女人,她的身子底下是一块雪白的床单,男人双手撑在地上,女人的双腿举在空中,双手揪着男人的头发,嘴里时而含糊不清、时而夹进几声尖叫。

“狗贼,你会有报应的,你会有报应的。”小民说。

小民说着脸上流满了泪水,他把双手插进自己的头发,紧紧地揪着。

【2】

丑红是小民从贵州带回来的女人,与丑红一起来的还有丑蓝。

在靠石山村的习惯用语里,娶媳妇不叫娶,叫讨,这么说:讨老婆;某某某老婆讨到手了。现在呢,靠石山村人说娶贵州女人不叫娶,叫带,这么说:去贵州带个老婆;某某倒也有本事,贵州老婆也带得归。讨老婆与带老婆,区分了靠石山村一个男人的名声与尊严。因为这种尊严很重要,所以,靠石山村的男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去贵州带老婆的。

小民愿意放弃尊严去贵州带丑红是因为苗灿,苗灿的女人让他动心了,苗灿的话让他动心了。靠石山村的小癞子苗灿带回来一个女人,当天晚上就睡在一起了。这个女人可是漂亮呢,这漂亮不要形容,这漂亮要从靠石山村的老光棍、小光棍的眼里看出来,话里听出来。他们说,小癞子,妈勒个比,小癞子也能带归来介漂亮的老婆。这话的背景是,小癞子在靠石山村是个最没有理由能娶到女人的人。家里要什么没有什么,让他做什么他都赖得做。春天了,茶山上茶叶催人,一摘下来就能变现钱。别人起早摸黑的,他不,他睡到日头大红才上山,或者干脆不上山。人家问他为什么不上山,他会说做人要会做,过得快活最重要,像你这样一年做到头,有意思吗。秋天了,秋天一般是看不见苗灿的人了的,因为,他的庄稼基本没长个。这样的人怎么过日子的?嘿,人家过得挺滋润。小癞子秋天没东西收嘛,人家倒不闲着,去县城里,去省城里做做工,能挣点活钱回来。过年了,打麻将就数他牛。不光是打麻将,就是穿着,村里的小伙,哪个比他穿得光鲜?没有。人家可舍得穿,舍得吃,舍得花。再说了,人家也长得不差,除了头上有二个癞子疤,人长得蛮英俊的。而且,这二个癞子疤是长在脑后的,并不严重影响观瞻。让村里的老光棍、小光棍生气的是,小癞子带回女人的第二天,走村的理发师傅就来了,他居然剃了个光头,这光头一剃,越发显得精神了。还有,从外面回村里过年的人,看见小癞子的女人,没有一个不打听的。说这人是谁呀?人说,这女人好看吧,是小癞子的老婆。打听的人总是“咦”一声,表示不相信,有的人还会哈哈大笑,表示很不相信。对这事实,男人们实在觉得太不可思议,觉得连自己都娶不到的女人,居然被小癞子给娶上了。

真不知小癞子修的是哪世的福,玩的是什么样的花样经。

苗灿对小民说:“小民,想不想也去带一个?她村里还有一个姑娘也很漂亮,想来的。”

苗灿的女人太漂亮了,从她身上去联想另一个女人,小民的心冲动得一阵一阵地酥麻。小民决定放弃所谓的名声与尊严,他对苗灿说:“小癞子,就请你做大媒了。”

苗灿收了小民一千五百块钱的信息费,写给了小民一个地址,还耳授给了小民一个锦囊妙计。小民就去了贵州,按着苗灿的地址与锦囊妙计,还就真的带回了丑红与丑蓝。丑蓝是小民他们要走的时候突然提出要来的。她对丑红说,丑红姐,我也跟你去浙江。丑蓝的意思很明确,她也想嫁到浙江去,或者说,她就想跟着丑红嫁到靠石山村来。丑蓝要跟着来,可喜坏了小民。本来,他就盘算过,要物色好一个人,村里人还想来贵州带老婆的话,他也要像苗灿一样收收信息费。现在倒好,直接可以带一个回去了。小民知道,把丑蓝带回去,定是只赚不赔。他在心里盘了盘村里的几个人,国平,国兴,兴安,这几个人一定会抢的。就算他们不要,小民仍然满有把握,绞车岭,章家贩,下依山,高头,石子平,有的是人要她。就是丁村,他也知道还有好几个人没有老婆呢。在心里,小民基本定了:把丑蓝说给国平。原因很多,国平跟自己关系还不错,又是同房里的人,国平他老娘是个瞎子,她总说,国平讨不到老婆,她的眼睛不会闭的。一个瞎了眼睛的老人说自己的眼睛不会闭,他张小民听得心酸。最主要的是,国平是村里有名的半傻。说是半傻其实也不傻,就是犯倔。别跟他犯冲,跟他犯了冲,你就惨了。怎么说呢,人是个好人,要是他心朝着了,把命给你都行,要是你冲了他,那够你受的。村里人有些怕他,又很瞧不起他。这样的人想娶媳妇,难,如果能把丑蓝说成给他,那自己就是国平“大王”的大恩人。让小民心里没有底的是,不知丑蓝能不能看上国平?小民倒是不担心丑蓝看不上国平的家和他家里的瞎眼老娘。这些可以安排安排,让瞎眼老娘去亲戚家住段时间,等生米煮成熟饭再说。小民担心的是国平的外貌,那双龙王眉。

丑蓝说:“小民哥,我跟你们回去,人要我自己看着满意,你不能骗我。”

到家的第三天,小民让丑红问问丑蓝,她有没有看上国平。丑红说丑蓝没有看上。小民就有些生气,你怎么就看不上国平呢。在小民看来,国平长得高高大大的,虽然长着龙王眉,可也不难看,丑蓝怎么就看不上呢。为了让丑蓝同意这门婚事,小民跟丑红商量好,先对丑蓝瞒了国平有个瞎眼老娘这个事的,让国平的瞎眼老娘到丁村的女儿家去住几个月再回来。这不白忙活了吗。丑蓝没有看上国平,国平可是看上了丑蓝。他第一眼就看上了,他一定要让小民把这事说成了,说如果成了,他愿意给小民三千块钱。

说起来,这三千块钱是小民自己提出来的,国平只是问小民要多少钱作为补偿。小民先是直截了当地这样对国平说,他去贵州前,苗灿就收了他一千五百块的信息费,自己这次去贵州,费用总共用去了四千多,带丑蓝就多花了近千元路费,如果你国平自己去的话,这三千块钱是远远不够的。小民还跟国平大谈去贵州的不容易,去丑红她们的村子是多么的不容易。那是小民从贵州回来的第二天晚上,在国平家喝酒时说的。小民从贵阳这样一个大城市说起的,小民说从贵阳下车,坐汽车去一个叫关岭的城市,关岭又叫关索,那也是一个大城市。在关岭住了一夜后,他又坐车到了一个叫贞丰的县城。到了县城后,他就按苗灿写给他的纸条找弄羊。弄羊乡太小了,小民在县城里打听了很多人,才有人告诉他去弄羊应该怎么走。

说到弄羊怎么去时,小民喝着酒不说了。把国平急得不行,夺了他的酒碗不让他喝。国平说:“你介娘打弄屄,快说,弄羊应该怎么去?”

小民看上去有些醉意了,打了个饱嗝,起身走到门口撒尿。国平家门口是一个大水塘。靠石山村没有大江大河,甚至没有溪流。村后面山倒是很高,峰峰岭岭的,险峻,一下大雨,就流下来无数条小“河”,不要说在悬崖处跌成飞瀑,就是沿着山沟里流下来的水,远远望去,也像是瀑布一下挂下山来的。这样的小“河”在靠石山村被称为小坑水。丑红到了一看,对小民说,这跟我们家有什么区别?区别当然有,区别还大了去了。小民笑着对丑红说,等我们生了女儿,别人终不要像我娶你一样娶她吧!

这是玩笑了!最主要的区别就是像苗灿的女人向家里写信时说,他与苗灿过得很好,她在家采采茶叶,种种烟叶,苗灿常常去县城做工,日子过得很好。

水塘位于村口,水塘下面就是一片梯田,塘里的水常常在早春的时候放出去,水塘下面的水田就在早春里最先醒来。要说这口水塘,还真不错,听老辈人说,自从它修建起来后,水就从来没有干过。没有干过的好处是,靠石山村人在早春下秧谷子时,就不用担心下不成。就因为从来没有干过,这口水塘充满了神秘,这神秘里是一种鬼气。传说这口塘里已经淹死过七八个人了,塘里就有七八个河水鬼。

小民与国平的家都在塘边上,离得不远,也就十几米的距离。进靠石山村时,一条主路从山外伸进来,到山脚下,拔直一样通上来,绕过水塘的一角,就到国平家,路过国平家再到小民家。人从村外进来,一直走,得绕过他们二家,才能走到靠石山村里去。国平家的门前有二棵杏树,二棵栀子花,还有三棵梨树,它们中间间种着好些打碗花。二棵杏树很高大,梨树也很高大,梨树不仅高大,还苍老,那可是三棵老梨树,树身上烂出了好几个大洞。种那么多树与打碗花,是因为水塘与路面落差太大。落差有十几米,掉下去,不要说淹死,摔就摔死了。

小民对着打碗花大撒了一泡尿。一边撒一边向着屋里喊:“国平,你出来。”

国平走出门口,与小民并排站着也撒起了尿。

国平说:“你站在塘边撒尿,不怕河水鬼把你拉落去。”

小民说:“有福之人天来助,你看我是像要被河水鬼拉落水的短命人吗?”

国平说:“难说,难说,满口饭好吃,满口话难说。”

小民没有再理国平的话,小民腾出一只把着老二的手,指着远方的山头说:“国平,你看见下依山那座山了吗?”

星空下,夜色里,下依山黑幽幽的,显得特别的高峻。

小民说:“要到贵州弄羊,得翻过下依山这样的大山无数座,我在路上走了整整三天,在路上借宿了二个晚上,才到丑红她们的村里。”

小民说:“可气的是,丑红的父母同意我带她走后,他们提出一个条件,要我去山外带一件重要的礼物回来。”

国平问:“是什么礼物?”

小民说:“一只大猪腿,连着后臀尖的一只大猪腿。”

国平问:“你真的去背了?”

小民说:“是呀,不背不行。你不知道,在我们这儿,十月天已经有寒意了,可是在贵州,十月天跟我们这里的六月天差不多呢。这猪腿背到家还是臭了,臭死了,把我的一件崭新的白衬衫弄得臭哄哄的。现在想想,这哪里是礼物呀,这是他们在考验我对丑红是不是真心呢。”

二人回到家里再坐下来,国平还要给小民倒酒。小民赶紧把酒碗给捂住了。

小民说:“国平,酒不喝了,我跟你说几句实在话。你知道,丑蓝是不同意的,她这个人跟丑红好像不一样,脾气可倔呢,我感觉得出来的。我真不知道我们说的计划行不行?”

国平说:“小民,不管成不成,你的三千块钱我不会要回来的。”

小民说:“国平,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国平说:“不管你是不是这个意思,我张国平说话算话,如果我弄不成她,我绝不会要回给你的钱的。”

【3】

返回家的时候,小民路过水塘边的龙王庙,想起国平的那双龙王眉,小民站在庙门口大笑不止。丑蓝说国平的眉毛太可怕了。丑蓝说起国平的眉毛时动作很夸张,她捏着拳头的手各伸出一个手指头,在空中画了二个圈,然后使劲让双手张开,她的五个手指在空中全部张开,然后哈哈哈大笑起来。丑红看着丑蓝的样子笑死了,她说:“丑蓝,你的手指头伸得不对,不对,应该是五个手指对并在一起,弯起来。”

这样,这样地丑红比划给丑蓝看。丑蓝把五个手指头并在一起,一看,还真像,不过呢,五个手指头并在一起后,造型太难看了,用靠石山村的话来形容的话,像鸡爪疯。

癫痫病人怎样就诊
癫痫病的具体症状都有哪些
杭州治疗癫痫哪里靠谱一些

友情链接:

普度群生网 | 什么降压药好 | 申彗星和 | 氘代二甲基亚砜 | 天天饮食锅包肉 | 喵喵之歌歌词 | 好想你枣旗舰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