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网店化妆品 >> 正文

【看点】春天来啦(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林德馨捧着省人大的信函,不亚于古时候普通百姓接到皇帝的圣旨。他痴痴地盯着抖擞的公用信封出神,当然不是信封抖,而是双手在颤动。他当然知道是谁来的信。他边兴奋地叫道:“哈哈,您还是没忘了我!”边用右手使劲地揉了揉眼睛,然后猛一抬头,大声吩咐道:“秀兰,中午多烧几个菜,我要请人喝酒!”

正在鸡圈门口准备开鸡舍门的妻子问道:“啥事这么高兴?”

“嗨嗨,还真的被你说中了,好事!”

“什么好事,说来听听!”

“柳书记来信了!”

“哪个柳书记?是不是那个早已离开家乡的县委书记?”

“是的,人家是省级干部呢!”

“大清早的说什么梦话,像拾到金子似的。不是他,我们能陷在这里?害人不浅!”妻子越说越生气了。

“话不能这么说,自己干得不好不能赖到人家身上去。”林德馨不同意妻子的说法。

“他不出馊主意,撩这个骚,我们怎会吃这么多的苦,受这样的罪!”妻子秀兰呼啦一声拉开了鸡舍门,鸡子一窝蜂地涌出来。

林德馨连忙大叫道:“捉鸡,捉鸡,捉只鸡!唉!”他气得直跺双脚。放已经放了,再气也没用啊!

林德馨知道妻子心中有怨气,不能怪她,这些年来总是筛子做锅盖一一有出气没进气。吃点苦,倒也无所谓,原本有钱的人,现在不仅手中无余钱,还落了一屁股两肋骨的债,谁能没怨气?怨归怨,即使怨也只能怨自己没本事!人家的出发点是好的,现在老领导还没把我忘了,我除了激动就是感谢!

唉,也罢!中午你不给我准备下酒菜,等我把要紧的事办完了,呼朋唤友晚上来个一醉解千愁,更好!

他掏出手机一看,星期二,按常规今天镇干部没特殊情况一般上午都在镇政府办公,何不现在就去镇里邀请领导光临。

拿着省人大长长的公用信封,他左看右看,不知该不该折起来。折了似有不恭,不折又不好往口袋里放。认真地想了想后,他还是对折起来,谨慎地塞进羽绒衫内的口袋里,还下意识地按了按,然后放心地骑着电动车赶往镇政府。

怀揣“圣旨”的林德馨,心情好多了,脸上的笑容比平时多了些,到镇政府的路程也似乎缩短了许多。

到了镇政府,支好车子,摸一摸那长条形的东西还在,他放心地朝楼上走去。

过去他就像只鸟,身边没食就得到远处去寻,不停地在外面奔波,镇政府什么时候来过,他记不清了。现在镇里的主要领导都是从外地调来的,不熟悉啊。好在政府大楼还在这里。

他一口气跑到书记办公室敲了敲门,一声“请进”传来后,他满脸堆笑地跑了进去,书记抬起头来问:“有什么事?”这些年来他鬓发已衰,乡音无改,仍然操着浓重的老家口音,陈述找书记的原因。书记告诉他这事归镇长管,到镇长办公室谈。

书记的话让他踏实了许多,也许镇长更谦和呢。他暗自高兴,

兴冲冲地来到了敞着门的办公室,见镇长很忙,好多人在排队等着签字。他静静等待。前面人的事办完了,室内只剩下镇长和他,先作自我介绍,再邀请领导参加他的盆景园剪彩。镇长听后哈哈大笑道:“你盆景园开张要我们去参加,不是开玩笑吧?你想全镇这么大,哪天没有店铺开张,我们都得去?那我不成了剪彩镇长?啊?”

一番话把林德馨的脸臊得通红,他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有领导叫我来请你们的。”

“咦,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嘛。哪里的?”镇长好奇地问。

“我中庄镇人,来乔泽镇搞苗木十多年了。”林德馨回答道。

“这样吧,你盆景园开张的时候我叫绿化办的人去,你先走吧,我还有事。”镇长催客动身。

林德馨不想就这样离开,磨磨蹭蹭地拉下羽绒衫的拉链,窸窸窣窣地从里面的袋子里拿出柳副主任的信。镇长知道,老一套,肯定是某人的说情信,于是他正色道:“不是跟你讲过嘛,我很忙,真的很忙,请不要打扰。”林德馨将信掏出来,把对折的信封抚平。镇长见了一怔,“省人大”,他不敢怠慢,忙接过信迅速浏览了一遍,说:“老领导要尊重!这样吧,参加活动的人员,待我们商量后再定。”

林德馨知道再说什么也没多大意义了,只是他觉得,退下来的干部再大也是死老虎,威风不再!你说,“拿着信好办事”,可人家不待见,有什么用?这当干部的啊,在台与不在台,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他摇了摇头。在台时,你手中有权,你给的鸡毛就是令箭;卸任了,你千万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因为你说的话只能代表你自己。人啊,要识时务。而今你还是省领导吗?谁买你的账?

想当年,你的话多灵光!

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千禧年初秋的一天下午,刚从省里开完会回来的楚阳县委副书记柳志清,让人将林德信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林德馨一到办公室,柳副书记笑嘻嘻叫他坐下,秘书赶紧给他沏茶。

柳志清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未封口的信交给他,说:“你到我家乡乔泽镇去,他们会给你安排好一切。今后如何发展就看你自己的了,当然我们也会关注你的。这是我为你写的信,你拿着。我相信一切都应很顺畅的。具体情况由小张跟你说,放心地去吧!”

林德馨跟着小张来到了外间办公室。他忐忑地说:“不知今后的路将如何走呢。”

“怕什么?有领导的支持,有政策的保护,有什么可怕的?”秘书说。

林德馨的头如小鸡啄食点个不停,说:“是是是,这是肯定的。”

“知道就好。”秘书接着说,“你老兄占大便宜了。县里规定,绿化苗木繁殖,每年每亩奖励化肥100公斤,租用农户责任田按三三四的比例分摊,即县里三层,乡镇三层,承包户四层,连续三年不变。考虑到苗木繁殖周期较长的特点,此合同有效期三十年。你看这不是天大的利好?”

林德馨没有多虑,只希望领导继续多支持多指导多关心。

林德馨是踏着哪吒的风火轮回去的。一到店里他连忙将妻子拽到一旁简要介绍了此次承包的诸多利好,俩人沉浸在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之中,好像三五年后他们就可以坐在家里等着收财似的。

大树底下好乘凉。拿着信的林德馨犹如拿着尚方宝剑,无论走到哪里,只要他一开口一切畅通无阻。他有点纳闷,怎么这里的人怎么人人都认识他?他有点飘飘然。

秋收结束后,镇村干部和林德馨与田主一起丈量田亩,签订合同。一切顺风顺水。兆头真好,林德馨不禁这样想。

林德馨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下了,但又感到肩上的担子重了。过去赚多赚少无所谓,今后不赚可不行。先期的投入,日后的养护,平时的用工都得用钱啊。土地承包费更是一角钱都不能少的,那可是农民的衣食之源啊!必须好好经营,上对得起柳书记,下对得起农户,更要对得起脚下的土地!他想,凭借自己知识和能力应该能干好。他信心满满的。

入冬后,县镇两级政府分别下拨经费,林场内的沟渠机耕大道一步到位,一条宽阔的公路将林场一分为二,为将来远送林木做好准备,也将村庄与环镇公路连接起来。

第二年开春天气转暖后,水渠、公路的全用水泥浇筑起来。

林德馨知道这一切都仰仗柳书记的关照。

一晃五年过去了。这五年林德馨没白过啊!五年的育苗购苗栽植,合理浇灌适当施肥使得林场里的苗木长得郁郁葱葱。

柳志清副书记凭借卓越的工作业绩,干部越当越大,本县书记,大市副市长。尽管很忙但有空还时常关照一下林德馨的林场,林德馨的苗木生意仍然很红火。

五年后,柳书记调至槐荫市担任副书记代理市长去了。书记家乡难得回,林德馨也不好意思再去麻烦人家,毕竟不在同一个地区,鞭长莫及啊!再说就像小孩一样,总不能一辈子靠吃娘奶过日子吧,总得学会自立,自己闯出一条路来才是啊!

现在的政策好,透明度高,所有政府采购金额超过五万元的都需要招标,绿化工程当然也在其中。“公平、公正、公开”的竞争,没任何猫腻!林德馨心里敞亮着呢,他相信哪个干部都不可能为几个小钱跟自己头上的“乌纱帽”过不去,谁会干违背党性原则的事?更不要说干违法犯罪的勾当了!

每次乔泽镇有绿化工程项目招标他都积极报名,可都是名落孙三。他只能检讨自己,问题出在计算的精确度上,还有审时度势能力不强。不怨天,不怨地,更不怨招标办的领导!

有时败北后,他安慰自己,说不定哪天喷香的面包也会撞到自己的嘴边呢!然而梦中才有的好事,醒着的时候是不可能发生的,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他只有闻别人捧在手上的面包的香味,连碎沫都没尝到过,倒是在外县市偶尔还能中几次标,这是为何?他自己也说不清。

时间又过去了七八年,当年的小林已成了老林,林场的小树苗都已长成参天大树,伫立在田地里,只有少数被“远嫁”他乡。

这么一扯就扯远了,当年的柳副书记也已从省人大副主任的位子上退了下来。林德馨想,你在台时我不打搅你,退下来就更没必要。麻烦人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算了吧,自己吃点苦受点累,又能把我怎么样?挺一挺不也就过去了?

如果没有诸多的压力,林德馨对目前的生活状态还是很满意的。然而,看着林子里一天天长大的树,林德馨的心里真是五味杂陈,虽有些许的高兴,不过更多的是无奈。每年的农药化肥人工费,都得花不少钱,土地流转费无法拖欠,借的高利贷的利息更是拖不得的。这些,让他伤透了脑筋。本来不太能喝酒的他,常找人聚聚,一喝必高,一高就发牢骚,骂天骂地骂干部!近处的不敢骂,那就骂远一点的吧。秀兰时常埋怨,他却振振有词:“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说的都是毫无价值牢骚话。不过除了酒少话多,倒也没什么。妙的是一觉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遗忘真好啊!

知夫莫若妻。天底下还有谁比秀兰更了解林德馨?时间像一块无情的磨刀石,一个有才气有个性敢担当的人,不知不觉磨秃了棱角。想当年辞职下海是何等的毅然决然啊!那二十六年前的事,好像就在眼前。

八十年代中后期,农村改革已见成效,“解放思想,搞活市场,发家致富”成为当时的主旋律。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涌现出了许多经营能手。人们坚信“无农不稳,无工不富,无商不活”,短短的几年时间农村面貌焕然一新,富裕起来的人们逐渐追求“住得宽敞,行得便当,穿得鲜亮,活得健康”的生活标准。

中庄镇林业站技术员林德馨坐不住了。看着身边有文化没文化的,没能力的跟着有能力的亲戚后面都发了财,而自己在镇林业站拿绵薄的工资,每天饱食三餐,一年工作不了几天,除了在家制作盆景无事可做,这种生活实在枯燥。自己才二十几岁,难道就这样老死在槽枥之间?这是浪费青春啊!就不能换个活法?

苦闷,彷徨,不忍,无奈!他不太舍得辞掉现有工作,但要想下海哪能不赤脚?路在哪里,前途是什么?他无法回答。

路在自己脚下,前途靠自己去努力,去奋斗!我无法准确告诉你发财的路径,但我认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会做成,将自己的能力最大化就不枉为人一生!这是林德馨从他最崇拜的语文老师中庄中学校长徐力那里得来的肺腑之言。

数天后,他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妻子秀兰:“我要用我在南方林学院学到的盆景技术挣钱。”

秀兰明白了他的意思后当即反对:“好好的工作不要,吃潮的,捞干的,怕撑了?要过提心吊胆为生意好坏操心的日子?”

“饿不死吃不饱的日子有多大意思?不经风雨哪能见彩虹?不走出去,哪能过上好日子?我主意已定,辞职报告已交,不用多说了!”他用不容商量的口吻说道。

从那天开始,家里只有小孩的哭闹声和生活器具的磕碰声。

尽管家人反对,但木已成舟说得再多于事无补。林德馨深知,辞职意味着什么,得早点干起来。

他,很快在镇上租了三间门面房,拿出了婚后几年的积蓄,一盘点才七千多元。这点钱……他又一次陷入迷茫之中。

迟迟未进货,亲戚朋友们猜出何故,有实力的多出些,钱少的也要抽点借给他,这孩子人品好有才气,该帮帮他!

短短的几天时间,他筹集到了五万多元,这借贷不少啊!

他从常州的夏溪,南通的如皋等花木市场进了大批苗木、盆景、花盆、山土、花肥花药等。

“德馨花木盆景”店开张了。

水乡人的眼中最不缺乏的就是绿色,可眼前的花花草草从没见过,开眼界了。花香诱人令人喜欢,盆景精致叫人流连忘返,不少人花钱买花卉美化庭院。

规模不大,赚钱还真不少。做生意靠地是天时地利人和。“中庄醉蟹”闻名天下,很多外地的经销商前来采购,港澳台及国外在华企业都前来购买。“德馨花木盆景”搭顺风车走向海内外。

一天下午,一台商订购了大量醉蟹后,轻松地沿着古镇的街道游玩。交通不太发达的小镇竟然也有花木盆景店?令人匪夷所思,这更激起他游玩的兴致。走进店门他便站立不动了,眼前的这盆取名《思乡》的雀梅树桩盆景深深拨动了他的心弦,他决定买下它。他试探性地说:“老板,你这盆景可以转让吗?”

癫痫饮食有禁忌吗
癫痫的急救方法有哪些
癫痫病的治疗过程

友情链接:

普度群生网 | 什么降压药好 | 申彗星和 | 氘代二甲基亚砜 | 天天饮食锅包肉 | 喵喵之歌歌词 | 好想你枣旗舰店